義大利探訪文藝復興的起源– Florence

位於義大利中部托斯卡尼大區的佛羅倫斯,也是徐志摩筆下令讀者及旅人心起漣漪的翡冷翠,在到之前不知道「翡冷翠」這個名字的由來,以為是因為光彩奪目如玉如翡翠般,而後才知道只是單純為義大利語的佛羅倫斯Firenze音譯,來過這個城市深覺即使只是音譯,在選字上仍然呼應了她的優雅與光芒。

image

在城市中毫無參考旅遊書的閒晃,是這次義大利行中除了開始喜歡喝咖啡,另一個養成的習慣。於是瑣碎散步中,一個石板街道直走手裡還握著剛才買的gelato,毫無心理準備之下迎面就可以巧遇藏在一片不太高的歐式老房盡頭,突然聳立高大的百花大教堂。說是巧遇有點太狂妄了,畢竟它可是1296年起就一直佇立在此,而這渺小的一瞬毫無計算的碰撞,對這座已被列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遺產來說,我何德何能稱自己為巧遇呢?

imageimage

這裏便是著名的主教座堂廣場,與百花大教堂並肩的還有喬托鐘樓和聖喬凡尼洗禮堂,一次將三大建築造訪完。

image

這座哥德式的鐘樓1334年由喬托設計,平面為正方形的基底,四角則是多邊形的扶壁。以大理石鑲嵌大致為紅白綠的顏色,建築裝飾在凹處凸處色彩的安排,以及幾何美麗但不至於鮮豔炙眼的花紋,在一片低矮的暖橙色屋房中顯得格外精緻動人。

image

而一旁小店也賣著同樣顏色不飽和的紅白綠冰沙,我想或許也是為了陪襯這些建築的協調感,否則到處所見都是最顯眼且消暑的色素。

image

雖說只要付6歐元就能踏上414階梯登上鐘樓頂端,觀賞佛羅倫斯的美景,但有個朋友曾經說:如果你登上最美麗的建築物眺望城市美景,那還要看什麼呢? 於是我們選擇前往位於山上的米開朗基羅廣場,觀賞免費的翡冷翠風光。

朝城市的內圈走,便能在阿諾河畔接上現存最古老的石造拱橋-老橋(Ponte Vecchio)。曾經由肉鋪壟斷了橋上商店,自從16世紀末為了提升老橋的威望,禁制肉商設攤後變成了一長排的黃金珠寶店,即使買不起看不到眼,也可以走上這座橋,感受這段歷史的轉變。遠處遙望橋上排的緊密的房屋,雖然時空地點不同,但讓我想起了「香水」中葛奴乙在橋上的家。

image

黃昏時刻,撒在阿諾河兩側建築的餘暉,又為已經是淡黃色調的佛羅倫斯加上一層更明亮鮮豔的橘,在河邊的我們忙於擺頭貪婪的反覆觀看後方逆光的老橋與前方順光的橋,總總層面上的差異。

image

假如想和情人度過浪漫的時光,甚至能夠請當地餐飲集團幫忙安排在 Ponte Vecchio 的私人 Terrace 渡過燭光晚餐。在這個二戰中據說在希特勒阻止下唯一沒被炸毀的佛羅倫斯橋樑,品嚐夕陽美景,享用義式佳餚。

image

Florence脫俗的美也可以從連鎖飯店 Four Season 看出來。雖然四季飯店四處都有,但在文藝復興的發源地,這個孕育義大利建築與藝術的搖籃,仍可以從高貴古典的裝潢中看出端倪。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在四季飯店中也有米其林導覽中二星的餐廳Il Palagio,比較在其他城市中的二星餐廳,Il Palagio如皇宮般的裝潢與親切的服務都並不尋常,而是在這個藝術重鎮中獨有的氣質與驕傲。

image

而在美食著名的義大利,榮獲二星的餐點自然是無可挑惕,道地的馬斯卡澎甜點和只有義大利才會看到的特殊麵點,都是吸引各地老饕造訪這家令人感覺甚至三星餐廳的原因。餐點由上到下分別是:
Cheese and Pepper Cavatelli with marinated red shrimp and baby squid / Lingotto al mascarpone / Pan- Roasted Turbot with Sarconi Bean Puree and Braised Spring Onions

DSC_0605

DSC_0598

DSC_0607

DSC_0596